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维尔纳·爱德华·弗里茨·冯·勃洛姆堡(Werner Eduard Fritz von Blomberg),又译布隆伯格,纳粹德国陆军元帅。1878年出生于施塔加德贵族甲士家庭,1904年进入军事学院,1908年进入德军参谋本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在西线年任希特勒的国防部长,协助希特勒扩军,1935年兼任纳粹德国武装部队总司令,1936年被授予陆军元帅军衔,1938年1月辞去其在军中的所有职务,1946年病逝于纽伦堡的牢狱。

维尔纳·爱德华·弗里茨·冯·勃洛姆堡(Werner Eduard Fritz von Blomberg,1878年9月2日—1946年3月14日),又译布隆伯格,是纳粹德国陆军元帅,曾任纳粹德国国防部长、武装部队总司令。

他在1904年进入军事学院,1907年结业,1908年进入参谋本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他在西线有彪炳表示,因此获颁Pour le Mérite勋章。

他在一战竣事后继续在陆军任职,自1933年1月至1937年11月任希特勒的国防部长,任内协助希特勒扩军。1934年,陆军与统领冲锋队恩斯特·罗姆之间的不和逐步升温,在勃洛姆堡的压力下,希特勒不欲因获咎陆军而被总统兴登堡罢免,决定整肃冲锋队,罗姆与一些冲锋队高层成员在长刀之夜事务中被处决。勃洛姆堡在1935年兼任纳粹德国武装部队总司令,1936年被授予陆军元帅军衔。在1937年11月的一次会议中,勃洛姆堡分歧意希特勒的和平打算。1938年勃洛姆堡再婚,新娘是他的廿余岁秘书,有人向秘密警察戈林告发,说新娘子以前做过妓女。戈林把此事转告希特勒,希特勒要求勃洛姆堡打消该段婚姻,被对方拒绝。勃洛姆堡因而事在1938年1月辞去他在军中的所有职务,其后没有再被希特勒升引。他在1945年被盟军拘捕,1946年3月于截留期间在纽伦堡的牢狱中病逝。

维尔纳·冯·勃洛姆堡(Walter von Blomberg,1878.9.2-1946)出生于波美拉尼亚

的施塔加德一个贵族甲士家庭。他的父亲艾米尔-冯-勃洛姆堡曾以上校军衔在第二帝国的戎行中服役。他的叔叔赫尔曼-冯-勃洛姆堡将军被誉为普鲁士陆军中最优良的将领。

1891年,13岁的勃洛姆堡进入少年候补军官团进修,起头接触严酷正轨的普鲁士军事教育,其后他在本斯贝格的初级军官学校和格罗斯利希菲尔的高级军官学校里不断成就优秀,并且“他快乐喜爱体育,并在控制科学学问方面表示出超群的才能”。

1897年3月,18岁的勃洛姆堡正式加人了威廉二世的陆军,成为一名步卒军官。随后他被派往驻汉诺威的轻步卒第73团先后出任见习军官和营副官。在一线部队几年时间里他表示优异,这使他获得了去柏林和平学院进修的机遇。

1907年5月18日,结业前夜的勃洛姆堡被提拔为中尉。几个月后,他被上调到陆军总参谋部,在这里,他结实的专业学问,待人接物的热诚与处世的精悍以及求精求新的立场,使他阐扬了优良的工作效能。同时这也获得了上级对他的首肯——1911年3月20日,他被晋升为上尉。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迸发。与良多陆军总参谋部的军官一样,他被下放分派到第19后备师出任主管作战的参谋。和平初期,他随这个师(该师其时附属于第2集团军第10后备军)加入了马恩河战役。

1916年3月22日他晋升少校。7月,任第18后备军作战处长。半年后,他升任第7集团军司令部主管作战的首席参谋官,在这期间,他达到了他在一战时军事生活生计的灿烂极点——因在1918年的希明达姆攻势中的超卓表示,1918年6月3日,他荣膺第二帝国期间的第一流别军事勋章——功勋勋章(蓝马克斯勋章)。

和平竣事后,勃洛姆堡被继续留在10万国防军中服役,与那些在战后被削职降衔的同僚比起来,勃洛姆堡是一个幸运儿,在1920年12月18日被晋升为中校。当然,从另一方面来看,他在战时出众的军事才能明显也获得了上司的青睐。

1921年,他被录用为新成立的魏玛共和国国防军第5师的参谋长,3年后,他被上调到国防部部队局出任第4处——陆军锻炼处处长,这个录用对于勃洛姆堡以至整个德国国防军此后的命运都是具有决定性的。1925年4月1日,晋升上校。

此后的10年时间里,勃洛姆堡起头平步青云直至最终爬上陆军元帅的宝座,罢了经在一战后期对德国进行过“无声的独裁”的德国国防军则从此起头丧失其职业独立性并最终可悲的沦为希特勒的和平东西。

短短2年后,他接替去职的格奥尔格·韦策尔将军出任部队局局长(在魏玛时代,因为凡尔赛公约的限制,本来的陆军总参谋部被闭幕,部队局现实行使原总参谋部的部门本能机能)。在其时的魏玛国防军高层,这位新任部队局局长能够算是一个“新新人类”,与他的良多前任和同僚封建保守的思惟比起来,勃洛姆堡是一位果断的民主主义者。他对未来和平形态的成长也有着本人独到的看法,他认为未来现代和平指点一种全方位的思维体例,也就是说不只要能使用陆军实施陆上作战,并且还需考虑空中和海上作战。能达到这种认识程度的,在其时的总参谋部军官中并不多见。在他任部队局局持久间,他还对苏联和匈牙利作了一次普遍的旅行调查。

1929年10月1日,晋升为中将的勃洛姆堡不得不临时分开国防部,他与哈麦施坦因将军(后来晋升至上将)打点过交代后,赴东普鲁士出任第一军区中将司令(同时他兼任第1师师长),在哥尼斯堡他赶上了两个对他的政治倾向发生了严重影响的人物——他的新任参谋长赖歇瑙上校(将来的陆军元帅)和第一军区军区牧师莫勒(将来的国度主教),这两人在希特勒执政前就是纳粹的铁杆支撑者。在他们的影响下,勃洛姆堡起头慢慢接管纳粹的思惟,以至认为国度社会主义的前途是有但愿的。

1932年,勃洛姆堡担任了在日内瓦国际联盟总部召开的国际裁军会议德国军方的首席代表,虽然他小我并不喜好这个使命,但他凭仗出众的构和手艺和社交能力,杰出的言语天才和丰硕的军事学问,在裁军构和中有着十分精采的表示。

1933年1月,希特勒登上了德国总理的宝座,而勃洛姆堡则被兴登堡总统录用为

希特勒内阁的国防部长兼国防军总司令,同时被提拔为步卒大将。这此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按照魏玛宪法,内阁的国防部长是禁止现役甲士出任的,1932年,施莱彻尔在出任弗朗茨·冯·巴本内阁的国防部长时都是先辞去军职的。但勃洛姆堡倒是一个破例,他被兴登堡特许以国防军总司令的身份出任国防部长。并且,在8月31日被晋升为上将军衔。兴登堡如许做,次要是想操纵勃洛姆堡的军职在内阁中均衡希特勒的势力。然而,兴登堡却打错了算盘,在赖歇瑙的影响下,勃洛姆堡曾经成为一位纳粹的怜悯者和支撑者。

希特勒上台伊始,就向军方颁布发表将重整德国军备,此日然取得了军方的支撑,随后在1934年6月30日的“长刀之夜”希特勒血洗冲锋队,为国防军剪除了心腹大患,更是博得了军方的欢心。

1934年8月,兴登堡元帅归天不久,他号令国防军向希特勒小我宣誓效忠,勃洛姆堡这种违背其时仍然无效的魏玛宪法的行为此后被良多国防军将领所训斥,认为这是他在拿整个国防军去向希特勒献媚并最终铸成了扑灭国防军的一次大错,后来的陆军总参谋长贝克上将称这一天是他“终身中最为暗中的一天”。希特勒则对此欢欣不已,还写了一封亲笔信去感激这位国防部长:“国防军的官兵既然效忠于我所带领的新国度,我必定随时担任包管国防军的具有与不成加害,以实践逝世的元帅(指兴登堡)的遗言,”

勃洛姆堡其时竟然相信了这个无耻政客的许诺,不晓得他后来看到SS的大规模成长时,心里作何感受?正如贝克上将所言,这一天不只是他,勃洛姆堡“最为暗中的一天”,也是国防军“最为暗中的一天”,自此国防军被誓言所束缚,牢牢被捆在纳粹的战车上,慢慢的驶向扑灭的深渊。

1935年3月,希特勒撕毁凡尔赛和约,颁布发表起头大规模重整军备,陆军将扩编为36个师,并将恢复一战期间的陆军总参谋部。不久,国防部也进行了大规模改组,国防部改编为和平部,勃洛姆堡的官衔也由“国防部长兼国防军总司令”变为“和平部长兼国防军总司令”,别的为匹敌独立性越来越强的陆军总司令部和总参,勃洛姆堡命令增设了一个新的机构——国防军局,由跟从他多年的心腹爱将赖歇瑙少将出任局长。 跟着扩军的深切进行,勃洛姆堡起头动手进行对武装部队高层批示系统的革新,前面曾经引见过勃洛姆堡治军理念,他认为未来现代和平指点一种全方位的思维体例,过去只由陆上和平决定和平胜负的时代曾经一去不返了,国防军需要有一个全军统合的带领系统,现实上就是要成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军总司令部,而不是此刻的全军各自为政,仅能进行概况上的松散合作。但如许的鼎新势必会触及雷同空军总司令戈林如许的纳粹新贵的好处。在戈林看来,空军是他进行政治斗争的主要筹码,减弱兵种总司令的权势巨子从而加强国防军高层的地方集权对他而言是无法容忍的。陆军方面的高层也对如许的鼎新有强烈的抵触,陆总和总参的老派将领们大多是“陆战制胜论”的果断反对者,他们暗示若是迸发和平仅需陆军就可独自处理,勃洛姆堡的鼎新在他们看来完满是多余的。虽然勃洛姆堡的鼎新由于重重阻遏而未能实施,但他在德军扩放逐备过程所表示出的竭尽全力仍然获得了希特勒的赏识和信赖。 1936年4月20日,在希特勒华诞的当天,58岁的勃洛姆堡被擢升为陆军元帅,他成为了一战后德国国防军中被授予元帅军衔的第一人,达到了他小我军事生活生计的颠峰。在此后的一年中,他成了希特勒政权里的红人:1937年6月,他以至获得希特勒的委派,代表希特勒前去英国出席英王乔治六世的即位典礼。

在勃洛姆堡登上他权力颠峰的同时,他在军事问题上的兢兢业业也起头慢慢惹起希特勒的不满,早在1936年3月希特勒命令国防军开进莱因兰非军事区的时候,他就对希特勒的这种冒险行为提出了警告。

1937年11月5日,希特勒召集和平部长勃洛姆堡、陆军总司令弗里奇、海军总司令雷德尔、空军总司令戈林和交际部长牛赖特在总理府开会,向他们颁布发表了他的远期和平打算并要在近期对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采纳侵略步履的诡计。(这一天被认为是决定德国将踏上侵略道路的一天,在会议中希特勒向他的将军们率直了他的和平野心,此次会议的内容由在场的希特勒的陆军副官霍斯巴赫上校——后来官至步卒大将——所记实,因而也被称为霍斯巴赫备忘录)在会议中,勃洛姆堡在弗里奇的支撑下提出了和平将会遭到西方列强联手干与的警告,因而他和弗里奇都对希特勒的侵略和平诡计持保留或否决的立场。这令希特勒极为盛怒,他认识到必需及早把勃洛姆堡和弗里奇轰下台,从头换一个驯服的戎行领袖。不然,他们两人迟早将会成为他策动侵略和平的绊脚石。不久,勃洛姆堡的婚姻丑闻给了希特勒这个机遇。

自从1932年勃洛姆堡的老婆赫尔米希归天后,他不断过着鳏夫的糊口。但5年后,他很快就和他的秘书格鲁恩蜜斯坠入爱河并预备成婚。然而,勃洛姆堡也清晰,他和身世布衣的格鲁恩成婚必定会遭到思惟保守的军官团的否决。为此,他想法子找来希特勒和戈林来做他的证婚人,以此来封住军官团的嘴。

1938年1月12日,他与爱娃·格鲁恩在和平部大厅内举行了布衣婚礼。随后,勃洛姆堡就带着新婚的老婆去意大利度蜜月去了。婚礼的证婚人希特勒和戈林大概其时没想到,这桩勃洛姆堡的喜事给了他们除掉他的天赐良机。

在勃洛姆堡度蜜月期间,柏林差人局长赫尔道夫发觉了一份记录着元帅新夫人爱娃·格鲁恩已经做过妓女的档案,他当即将这份档案交给了国防军局局长,勃洛姆堡的亲家——凯特尔炮兵大将,但愿他可以或许妥帖处置。凯特尔在获得这份关乎他上司命运的档案后,由于害怕因偏护勃洛姆堡而获罪纳粹党党卫军,影响本人的出息,所以把档案交给了戈林。觊觎勃洛姆堡帅位已久的戈林很快就向希特勒告了密,希特勒勃然大怒,他的元帅棍骗了他,还让他去做证婚人,把他看成傻子。

这个动静也使军官团完全丢弃了勃洛姆堡,陆军参谋长贝克曾对凯特尔说:“不克不及容忍一个陆军元帅和一个婊子成婚。”很快,1月25日,勃洛姆堡便被希特勒就职并被迫退役。这位显赫一时的陆军元帅就如许在陆军名录中被永久划去了,俄然消逝在公家的视线]

勃洛姆堡退休后,希特勒再也没有录用继任者,而是由他本人亲身兼任国防军总司令,同时,他还对勃洛姆堡的和平部进行了从头改组,成立了新的国防军最高统帅部(OKW)。改组的成果使得本来权倾一时的和平部被削权降格,退化成了仅对希特勒担任的一个参谋部。

退休后的勃洛姆堡只能携妻黯然隐居到巴伐利亚的维西小村,眼看着他亲手扩充起来的国防军一步步走向扑灭(这此中包罗他的两个儿子)。

1945年德国战胜后,勃洛姆堡被盟军拘系,1946年3月14日,他在纽伦堡的美军牢狱中因心脏病病逝。

对于晚期德国扩军有着不成磨灭的贡献,但严酷意义上来讲这位元帅并未本色性的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由于早于和平迸发前就因“与妓女通婚”、“弗立契(瓦尔纳·冯·弗立契)事务”被希特勒解除了职务,直到和平竣事都没有再被启用担任任何军职,不外其小我能力仿照照旧获得了包罗希特勒在内的褒奖。但也恰是由于勃洛姆堡晚期及对纳粹政权的各式放纵与妥协,间接的滋长了希特勒不竭膨胀的小我野心。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penglaige.org